http://www.inspiredtechies.com

新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女诗人,一本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追梦人——山西科学幻想口述史》

吉狄马加的诗在多元文化语境中所产生的深刻共鸣,已经成为一种人类学诗学的议题。在汇集18种文字的论文集《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中,汇聚了当今世界数十位杰出诗人、思想者、批评家,以充满差异而又互补的视角所诠释的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其中有委内瑞拉诗人何塞·曼努埃尔·布里塞尼奥·格雷罗在读吉狄马加诗歌后所写的文章《远在天涯 近在咫尺》,美国著名汉学家梅丹理为英文版《吉狄马加诗选》译序《诺苏缪斯之神的儿子》,加拿大作家弗朗索瓦丝·罗伊为吉狄马加法文版演讲集《为土地和生命而写作》所作的序文,有奥地利作家赫尔穆特·A.聂德乐缩写的吉狄马加文学附记《近与远》,俄罗斯诗人亚历山大·库什涅尔读吉狄马加的俄文版诗集《黑色奏鸣曲》后所写的随笔,阿根廷诗人罗伯特·阿利法诺为吉狄马加诗选《时间》阿根廷版所作的序言《像空气又像水晶》,南非作家佐拉尼·姆基瓦所写的吉狄马加侧记《吉狄马加:诗人,文化活动家》,意大利作家罗莎·龙巴蒂分析吉狄马加诗歌所写的文章《为了土地和生命:吉狄马加诗歌中的独特性和普遍性》等等。

1983年

上世纪80年代《科幻文艺》杂志的守护者,成功开创并坚守中国科幻期刊团队核心人物杨潇女士,讲述三十多年前她的青春与科幻相伴的激情往事和光辉岁月。“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以后,全国都洋溢着学科学爱科学的激情。我从北航毕业后,在一家军工厂当技术员。可是那会儿很想去干点儿自己喜欢的事儿。1979年《科学文艺》创刊了。…….拿着北航毕业证去应聘,然后就这样懵懵懂懂地进了《科学文艺》编辑部。”流沙河则在访谈中分享了他与科幻文学的渊源。流沙河先生曾是四川大学农学院学生,对自然科学和未知世界有着浓厚的兴趣。据谭楷先生回忆,《飞碟探索》的主编曾到成都找流沙河先生长谈,“他滔滔不绝地讲了几十个飞碟与地球人接触的案例,笃信其真。”早在1981年,流沙河就曾在文化宫讲“幻”。据谭楷回忆,流沙河那天从“幻”字开始说起,结合自己的经历,深有感触地说,“想象力对人非常重要。没有想象力的人,是灵魂的残废。”

新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女诗人,一本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追梦人——山西科学幻想口述史》。《中国科幻小说报》 在黑龙江创刊。

四川在中国科幻史地位超然

《中国青年报》“长知识”副刊发表文章,同时批判叶永烈和童恩正。

“彝族同胞的血脉,汉语写作的才子;中国诗人的骄傲,世界诗人的精英。”这样的评语用在诗人吉狄马加身上,无疑是确切的。吉狄马加的诗作,已经被翻译成世界上多种语言,并有多个语种的诗集单行本出版。

1976年

《追梦人——四川科幻口述史》

肖建亨的科幻小说《奇异的机器狗》《小凡漫游“海底之光”》《火星一号》《铁鼻子的秘密》等发表。

对于成都这座城市对科幻的贡献,姚海军熟稔于心。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四川即有童恩正、刘兴诗因科幻享誉全国;20世纪80年代初的科幻热潮中,除童、刘以外,又有王晓达等众多科幻作家星耀神州;1984年科幻进入低潮后,只有四川的《科幻世界》坚持下来,为中国科幻保留下最后一粒火种,并以四川人特有的执着,化青春铸火箭,在1997年将中国科幻推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就如同雨果奖得主刘慈欣笔下那个从贫苦乡村走出的水娃,最终驾起太阳风帆,将人类的目光引向浩渺星空;最近十年,随着《科幻世界》成功推出刘慈欣的《三体》,中国科幻更是因此同时进入了畅销书时代、产业化时代和国际化时代。

1960年

十位科幻追梦人,半个世纪科幻发展史。十位科幻人从人生旅程到科幻之路,跨领域、多视角地展现了中国科幻所走过的半个多世纪艰难而辉煌的历程,充分见证了四川科幻人历久弥坚的执着与情怀,用鲜活的事例展现了四川科幻人为推动科幻事业蓬勃发展所立下的汗马功劳,是一份珍贵的科幻口述史档案,为中国科幻的研究和探索积累了丰富的史料。用科幻的语言来说就是,一份口述史,用壮丽的现象,也可以温暖彼此,追梦人继续前行。

程嘉梓长篇科幻小说《古星图之谜》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十位科幻追梦人,半世纪发展史

5月

原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首届中国科幻银河奖得主吴显奎有一句名言:“四川是中国地理上的洼地,但却是中国科幻的高地。”对这句话,姚海军深表赞同,“仅以本书书名观之,口述史能以一省而独出于全国,就足见四川在中国科幻史中的地位。”

1980年

在阿多尼斯看来,吉狄马加通过诗歌创作,“似乎试图认识人的各种奥秘和困窘,以及人与他者、与宇宙的关系。有爱的追求,对大地上人类生命的爱,以及对这种爱的捍卫。”阿多尼斯还认为,知识,本身就是某种形式的旅行,吉狄马加是“行走于中国和阿拉伯国家之间诗歌的丝绸之路上。”他对吉狄马加发出深情的吁请:“那么,名叫吉狄马加的辛巴达,请向我们讲述关于生活、人类和旅行的见闻吧,请告诉我们在诗歌的丝绸之路上,你所见的波浪和大海,记忆的珊瑚,身体的珍珠吧!我们不要确认,只要假想:我们做梦,想象,遐想,感觉……让愿望汩汩而生。于是,每一个清晨,我们醒来,从旅行和阳光中提取意义的纯蜜。”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张杰

刘兴诗《美洲来的哥伦布》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是他科学设想型科幻的代表作。

科幻人口述史温暖追梦人

1981年

“诗歌,如同爱情一样,是一次相会,在自我与他者、诗人与读者之间实现。为了实现这样的相会——约会,诗歌应该采用独特的语言,通过独特的美学结构,体现对于人和世界的独特见解。而鉴赏力——读者或他者的鉴赏力,构成这一相会的基础。”

1957年

吉狄马加的诗,语言风格壮阔,意境深邃,正得到世界上众多诗歌读者的喜爱,以及世界诗坛同行、学者的更多专业解读。他的诗歌被广泛评价为是将“一种民族的史诗性经验融于抒情个性之中,他在个性的核心挽回了急剧衰落的生存的整体性体验。“吉狄马加的诗歌既充满对现代社会的批判性反思,更洋溢着对生活世界的热情肯定,呈现出远比个性化更加伟大神秘的世界背景。”

董仁威 编

他行走在“诗歌的丝绸之路”上

12月

图片 1

《科学文艺》和《智慧树》杂志联合举办首届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典礼,《科学文艺》部分甲等奖由吴显奎、缪士、孔良、杨志鹏、魏雅华的作品斩获;《智慧树》部分甲等奖由迟方、王晓达、刘兴诗、洪梅的作品获得。

《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

《中国科幻小说报》9期试刊后未能正式出版即停刊。

“不唯如此,四川还举办了三次国际性科幻大会。……四川还诞生了中国科幻银河奖和华语科幻星云奖两个具有世界影响的科幻大奖、新华网“科幻邮差”超级IP和包括八光分文化在内的众多科幻创业公司。目前,第二届成都国际科幻电影周、第三届科幻产业论坛、第二十八届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盛典也已在筹备之中…….”以上种种,也让姚海军对成都这座科幻之城充满希望,“开放、包容与进取,正在让成都成为中国的科幻之都。巴蜀文化现代性的一面,值得大书而特书。”

郑文光的《太平洋人》在《花城》杂志发表,是郑文光“复合幻想构思”赏识的代表作之一。

自梁启超、鲁迅为改造国民性以图中国强于世界之林而倡导科幻小说以来,我国科幻发展已历百年。百年历程,收获与遗憾,经验与教训,都值得细细梳理。姚海军感同身受,在为《追梦人—四川科幻口述史》作的序言中,他写道,“前些日看日本学者武田雅哉详述近代中国幻想与科学之作《飞翔吧!大清帝国》,慨叹日本作者掌握史料丰富翔实之余,更感我国科幻史研究对第一手材料的抢救与发掘的不足与紧迫。《追梦人——四川科幻口述史》的成书,正是对我国科幻史研究的重要丰富。本书专注于亲历之史,试图用多位亲历者的鲜活记忆完成对一些关键历史问题的多维度重现,虽未必能完全拂去覆盖于时间之上的尘埃,却最大可能让我们接近真实,哪怕,是在言与不言之间。以上,为本书与以往科幻史书之大不同之一。它虽非鸿篇巨制,却是一部极具张力的大书。”

1956年

《科幻世界》另外一位元老级人物、科幻作家谭楷,则在访谈中谈到了《科幻世界》杂志的某一期内容与当年高考语文试卷的作文题目撞车事件,引发了杂志销量大涨的往事。原来,当时杂志里有个“每期一星”栏目,杂志前面有卷首语,讲高科技。卷首第七期,当时担任杂志主编的阿来写了一篇关于记忆移植的文章,后面“每期一星”栏目的小说也写了记忆移植。而当年的高考语文作文题目正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此外,还收录了著名作家刘兴诗、王晓达、中国科普学创始人之一周孟璞,中国科幻银河奖首届得主、有着深厚科学文艺创作功力又是改革开放以来科幻文化发展亲历者和见证人的吴显奎先生,对科幻发展有卓越贡献的科幻前辈董仁威,自1992年至今已获得15次中国科幻银河奖的科幻作家何夕,以及有着“中国第一科幻迷”称号,发现众多科幻名家的伯乐,推动中国科幻产业化的先锋人物,《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

11月

四川成都是公认的科幻“重镇”——拥有最有影响力的两个华语科幻文学奖项——中国科幻银河奖和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以及被誉为中国科幻作家大本营的《科幻世界》……2017年9月,一本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追梦人——四川科幻口述史》,出现在读者面前。这本有60余万字的书中收录了杨潇、谭楷、流沙河、刘兴诗、王晓达、周孟璞、吴显奎、董仁威、何夕、姚海军等十位与四川科幻发展都有着不解之缘的科幻名家接受访谈的文字实录。

1月20日

回想起做科幻口述史的由来,该书主编之一杨枫回忆起2009年,为纪念创刊30周年,她当时所任职的《科幻世界》编辑部策划了一本增刊,开篇收录的是第一任主编刘佳寿的回忆文章《科幻世界诞生始末》,文章不过千字,但信息量极大,让人对那段峥嵘岁月印象深刻。这也使杨枫对这位老先生心生敬仰。之后她想着要上门去单独跟老人家摆摆龙门阵,听他讲讲文章背后的故事,但因琐事缠身一直未能成行,结果就听到刘老因病辞世的消息,心里留下无尽的遗憾……2016年7月,在《科幻世界》任职多年的资深科幻编辑杨枫女士离开《科幻世界》,创办了自己的科幻产业相关的文化公司。她想到,要为成都这座科幻城市做点什么,便向朋友提出,做“科幻口述史”,随即展开行动。经过半年的艰苦努力,这本书最终成形出炉。这份工作也让杨枫感到时间的紧迫。比如受访人物之一周孟璞老先生。本来约好等采访稿出来,要发给他审定一遍,但老人家没能等到这一天。94岁的周老在接受我们采访不到20天后,就因病离世了。十位嘉宾,十段传奇。在此之前,杨枫感慨道,“我们大多是从书本中和网络上的只言片语里了解他们。从拜访沟通到完成采访的相处过程中,我们不知不觉走进了他们丰富的精神世界,感受他们的苦与乐,分享他们的喜与悲。”

1978年

金秋诗意浓,阅读好时光。进入2017年下半年,四川出版新书,亮点多多。比如四川人民出版社新近出版的《追梦人——四川科幻口述史》和《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追梦人》跨领域、多视角地展现了中国科幻所走过的半个多世纪的历程,见证了四川科幻人的执着与情怀,展现出四川科幻人为推动科幻事业蓬勃发展所立下的功劳,一份珍贵的科幻口述史档案;吉狄马加的诗歌正越来越受到国内外诗人的瞩目。他的诗作被翻译成多个语种,诗集单行本在多个国家出版发行。而《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则用图书的形式给予集中呈现。这本有18种文字的论文集,汇聚了当今世界数十位杰出诗人、思想者、批评家,以充满差异而又互补的视角所诠释的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

中国中兴代代表科幻作家之一迟叔昌的科幻小说《割掉鼻子的大象》发表。

超鲜活的中国当代科幻史

在中国科幻的第二次热潮期,除科普型科幻、少儿科幻继续发展外,以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肖建亨、王晓达为首,主张科幻文学首先是文学,写作了许多成人科幻作品,形成了中国科幻的重文学流派,创作了《战神的后裔》、《珊瑚岛上的死光》、《沙洛姆教授的迷雾》、《黑影》、《波》等文采斐然的优秀科幻小说,向世界水平进军,郑文光率先成为公认的具有世界水平的科幻大师。

这套书中收入近年诺奖热门人物、叙利亚籍大诗人阿多尼斯为吉狄马加阿拉伯文版诗选《火焰与词语》所作的长篇序言《诗歌之路》。在这篇文章中,阿多尼斯全篇用卓越的诗歌一样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对吉狄马加其人其诗的感受和评析。我不懂吉狄马加与我交流的语言,但我能够感受到闪耀于这个译本中的诗意。…….我认识吉狄马加其人。现在我知道,他本人和他的诗歌之间存在某种一致性,正如空气和天空、源泉和溪流之间存在一致性一样。他诗歌的空间,是人与人相关的一切,其中有独特的个性,也有普遍的人性:期待,思念,欢乐,痛苦。在他的诗中,自然在闪亮,并摇曳于存在的初始和当下之间,还有那些来自本源的情感和人的在场感。在这里,诗歌体现了一个原初的世界,一个存在之童年的世界,仿佛那是有着鲜明的地域和文化特色的人的童年。尽管如此,诗人所属的彝族和广阔而多样的中国天地之间的诗意联系,是十分明显的。当读者进入这个世界,就仿佛要在其中发现大地的童年,或者阅读人类童年的日记,以及夹杂着羞涩、梦幻、忧伤和愉悦的种种奥秘。”

《科学文艺》更名为《奇谈》。

1962年

童恩正的科幻小说《珊瑚岛上的死光》发表,这是中兴代科幻作家重文学流派代表作之一。

5月23日

在中国科幻的第一个热潮期,以新中国科幻小说之父郑文光为首,主要是为儿童写作,作品多为科普型科幻。

1954年

1985年

中国科幻之父郑文光在批判科幻的热浪中,“中暑”突发脑血栓,半身不遂,从此退出中国科幻的历史舞台。

因战乱,原生代科幻作家,如顾均正、筱竹等,不再从事科幻写作。新中国作家,以郑文光为先驱,在没有借鉴的情况下,开始科幻创作。以后,随着凡尔纳等西方科幻作家和苏联科幻作家科幻名作的翻译出版,中国科幻小说水平不断提高,从1949年至1983年,新中国出现了两次科幻热潮,出现了引起世界关注的科幻大师郑文光,出现了中国科幻的第一部畅销书《小灵通漫游未来》。

中国中兴代代表科幻作家之一、重文学流派的旗手童恩正的科幻小说《古峡迷雾》发表。

吴岩 姚海军 杨枫 阿贤 任冬梅 审校

三联书店出版薛殿会著准科幻作品《宇宙旅行》,叙述的方式活泼生动,知识趣味强,成为读者爱不释手的书籍,多次再版。

郑文光的《火星建设者》在苏联世界青年联欢会上获得科幻小说奖,这是我国科幻小说获得的第一个国际奖项。

叶永烈社会型科幻代表作《腐蚀》发表。

中兴代代表作家之一叶永烈登场,他的科幻小说《石油蛋白》在《少年科学》第一期发表。

刘兴诗科幻小说《陨落的生命微尘》发表。

郑文光长篇科幻小说《战神的后裔》由花城出版社出版,这是郑文光的绝唱,是科幻小说民族化、中国化的代表作。

12月

12月21日

王晓达的科幻小说《波》在《四川文学》杂志发表,这是一篇不以儿童为对象的小说,开“成人科幻”的先河。

中国科幻的第二次热潮

《智慧树》在天津创刊。

《科学文艺译丛》在江苏创刊。

中国中兴代科幻代表作家之一、重科学流派的代表作家刘兴诗的科幻小说《北方的云》发表。

中国科幻的八年断裂期

1986年

魏雅华社会型科幻代表作《温柔之乡的梦》发表。

《中国青年报》“长知识”栏目发表鲁兵《不是科学,也不是文学》,批判叶永烈科幻小说:《自食其果》,釆用“文革”中“泼妇骂街式”的文风,开了一个坏头。

《科学文艺》达到每期二十万份的发行量。

《中国青年报》“科普小议”继续发表批判叶永烈、童恩正、魏雅华等的文章,随后,掀起了一股批判科幻小说的恶浪,将对叶永烈科幻小说《黑影》的批判提高到政治高度,被称之为“科幻小说中的《苦恋》”。

肖建亨代表作《沙洛姆教授的迷雾》在《人民文学》发表,这是他突破中国科幻小说以科普为目的而写作的重文学流派的力作。

这一时期是中国科幻经历了新中国建立后的断代后,重新起步,逐步发展的时期,在中国的两次科幻热潮中,虽然其中有一个“文革”的断代,但这一时期的作家领军人物均为郑文光,“文革”的断代只是科幻作品的断代,科幻作家则在两个热潮时期并未断代,涌现了一支有影响力的连续不断的优秀科幻作家队伍,并实现了中国科幻的中兴,我们将这个时期称为中国科幻的中兴时期。中兴时期的代表性科幻作家有7位: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肖建亨、刘兴诗、王晓达、魏雅华,称为中国科幻中兴代“八贤”。此外,中兴时期延续的30余年间,这个群体中还有迟叔昌、于止、郭以实、徐青山、王国忠、饶忠华、赵世洲、稽鸿、鲁克、宋宜昌、王亚法、尤异、郑渊洁、金涛、缪士、吴岩、谭楷、吴显奎、迟方、姜云生、绿杨、达世新、张静、等优秀科幻作家及300余名发表过科幻小说的作者。

从1957年开始进行的中国青年出版社《凡尔纳全集》隆重出版。

《智慧树》杂志停刊后,由《科幻世界》独家主办的第二届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典礼举行,童恩正著《在时间的铅幕后面》获一等奖。

叶永烈在北京香山科幻小说座谈会上宣布“挂靴”,从此转行写人物传记,以后再也没有回归。

中兴代代表作家之一肖建亨发表科幻小说《密林虎踪》,是第一次科幻热潮中最先归来的老科幻作家。

《科幻海洋》和《科学文艺译丛》相继停刊。

从1982年至1983年批判科幻为“精神污染”始,出现了七年中国科幻的空白期,这是中国科幻断代最明显的时期。

全国发表了超过300篇科幻小说,这是空前的数字。

1977年

《智慧树》杂志停刊,中国只剩下《科学文艺》一家杂志发表科幻小说。

中国科幻的第一次热潮

4月24日

1951年

中国中兴代科幻代表作家之一肖建亨的科幻小说《布克的奇遇》发表。

2月

中国中兴代科幻代表作家之一王国忠的科幻小说《迷雾下的世界》发表,小说文学性强,是新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小说”出现的肇始者之一。

从1949年至1983年,新中国出现了两次科幻热潮,一次是建国后至“文革”前,一次是“文革”后至1983年。

郑文光的科幻小说《飞向人马座》发表,这是新中国出现的第一部长篇科幻小说。

姚海军在黑龙江省伊春市创办《星云》。《星云》为我国第一本科幻爱好者杂志。第一期手刻蜡纸印刷,内容以科幻动态和科幻评论为主。

郑文光社会型科幻代表作之一《古庙奇人》发表,是他对科幻写作方法进行多方位探索的重要成果。

童恩正的科幻小说《珊瑚岛上的死光》在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成功,上映后受到欢迎,家喻户晓,这是国内第一部科幻电影。

郑文光的科幻小说《从地球到火星》发表,在北京掀起了一股天文热,是新中国出现的第一篇科幻小说。

1984年

图片 2

《科幻海洋》在北京创刊。

“文革”使中国科幻中断十年之后,于文革结束的1976年即开始复苏。第一次热潮时期涌现出的科幻作家郑文光、童恩正、肖建亨、刘兴诗等纷纷归来,新人不断涌现,如叶永烈、王晓达等,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科幻小说,使中国的科幻小说走向成熟,直至1982-1983年,一场批判科幻小说的恶浪使这次中国科幻的热潮戛然而止。

叶永烈的科普型科幻代表作《小灵通漫游未来》由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首印150万册,开中国科幻小说畅销书的先河。

中国科幻的发展期:新中国成立后至“清污运动”前

1950年

吴岩科幻小说《冰山奇遇》发表,当时仅17岁的高中生“小荷才露尖尖脚”,后来成长为中国当代科幻领军人物之一。

北京科普出版社创办新刊《科幻世界:科学幻想作品选刊》 ,四个月内连出三期。这个刊物只选摘全国报刊已发表的科幻作品,是很罕见的科幻选刊。

四川科幻作家以童恩正为首,王晓达、贾万超、刘佳寿、董仁威、谭楷等12人联名,在《文谭》杂志1982年8月总第四期上发表《童恩正等12人关于叶永烈的联名信》,批评鲁兵《不是科学,也不是文学》一文,是以“谩骂代替讲理”的歪风邪气,声援叶永烈。但是,正义的声音太弱小,淹没在卷土重来的“极左”分子一片乱打的棍棒声中,使科幻小说在中国迅速衰退,乃至消失。

《科学时代》停刊。

1982年

5月

1979年

1989年

中国中兴代代表科幻作家之一鲁克的科幻小说《到月亮上去》发表。

4月

童恩正在《文汇报》上发表《幻想是极其可贵的》,以及随后发表的《我对科学文艺的认识》,阐释了他对科幻小说首先是文学的观点,科幻小说的文学性重于科学性,从科幻小说是科普的工具旧传统中解放出来,开启了科幻小说重文学流派,并成为这个流派的旗手。他的这一主张,得到郑文光、肖建亨、叶永烈等中兴代代表作家的赞同,并在科幻创作中陆续付诸实施。同时,维护旧传统的刘兴诗等重科学流派的科幻作家,同重文学流派的科幻作家,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关于科幻小说“姓文”或“姓科”之争,直至因为政治因素的介入,毁灭了中国的一代科幻热潮,使中国的科幻发展进入低潮。

中国科幻大事记

郑文光社会型科幻代表作之一《命运夜总会》发表。

1965年

张然著准科幻小说《梦游太阳系》出版,以梦的形式普及太阳、月亮、木星、火星、土星、水星、天王星的知识,实际是一篇科普小说,是中国科幻第一次热潮的序幕。

9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402.com-402.com永利官方网站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