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spiredtechies.com

把风流倜傥棵细小的杏树苗栽在院子南墙下,杏树的叶子又多又密

图片 1

1、春天,杏树开花了,花都开的哪么茂盛,开得那么热闹。每个枝头都是挨挨挤挤的花朵,真是花团锦簇。

郭志平 绘

2、阳春三月,杏树枝头上的蓓蕾开放了,那些嫣然微笑的花朵一簇簇一串串的,千姿百态。整个山村被如玉的杏花罩住了,远远望去,好似银色世界,花的海洋。

时间像是有重量,一点点加在我们身上,我们变得沉稳了;一点点加在这棵杏树身上,它变得老枝弯曲,横斜有致。

3、盛夏,烈日当头。杏树的叶子又多又密,一片紧挨着一片,不留一点空隙,像一顶大伞。

堂哥6岁那年,把一棵细小的杏树苗栽在院子南墙下。一年年,树苗长大,开花,结果,今年这棵杏树已经55岁了。

4、在晴朗的夭气里,阳光洒在它们的身上,看上去红光闪闪,好像姑娘头上的蝴蝶结。可是,不多久杏花就脱落了,长出了一片片椭圆形的叶子,嫩绿嫩绿的。后来,叶子慢慢长大了,绿色的小杏也在跟着长。到了春末夏初时期,杏树枝上挂满了果实。

我记得它青春时的模样。

5、秋天,银杏树的叶子转黄了,一阵风拂过,摇动一树金片。抬头仰望,就像大自然举起了一支饱蘸金色油彩的大画笔,要为蓝天画一幅最亮丽的图画,让人在自古逢秋悲寂寥的秋天不仅精神为之一震。

那时,爷爷奶奶、大伯二伯和我们同住在这个大院子里,光我们这一代年龄相仿的孩子就有十几个,整天热热闹闹一起玩着长大,几乎没注意这棵杏树的存在。它兀自在南墙下生长,我们甚至忘记了它第一次结果带来的惊喜。

6、晴朗的月夜,皎洁的月光洒满了杏树,雪白的杏花映亮了附近的山水,如同白昼一般,有使人走进了仙境的感觉,令人陶醉,令人留恋。

我读初中时,它正值青春,风华正茂。近6米高的树干,枝杈旁出,树冠丰满。每年春气刚动,暖风初起,树枝上就冒出深红的花蕾,不久花蕾就绽出一串串粉红色的花朵,满院子飘着甜丝丝的香气。到了初夏,经过雨水滋润和暖阳照耀,它开始释放积蓄一冬一春的能量,呈现出蓬勃的生命力。树干挺拔起来,每一片树叶都精神得发亮,从花落果出到青杏的小脸儿涂上红色,用不了多长时间。红红的杏子继而缀在它年轻的枝杈上,掩映在鲜绿的树叶间,微风吹过,红绿交织,生机无限。杏子见阳光的一面红红的,另一面黄黄的,咬上一口,酸酸甜甜。虽然还不到最成熟的时候,但这时却最美。

7、杏子慢慢地成熟,有的绿里发青,有的青里带白,有的白里泛黄,有的黄里渗红,也有的一半黄一半红,真是颜色奇异。它们像挤在一起的胖娃娃,扒着绿叶在笑咪咪地往外瞧。

小时候,这棵树是我们的乐园。满树甜杏是我们的最爱。杏还没熟好,我们已迫不急待,总是趁大人不注意就摘一小兜,躲到一处几个人分享。一天晚上,父母不在家,伯伯家的兄弟姐妹聚到我家,我们压制着兴奋的心情等着其他几间房里的长辈休息。一间间屋里的灯终于关了,我们几个蹑手蹑脚来到树下,几个爬树,几个在树下指挥。树上的把衣襟撩起,不一会儿就摘了几大兜,跑回屋里,哗啦啦倒在炕上,鲜艳的滚动的杏子碰撞着我们雀跃的心,我们边吃边兴奋地说着刚才的各种紧张和慌乱。

8、冬天的风呼啸着赶跑了金秋,可杏树这位老公公仍然挺立在院里。大雪给它裹上了银装,远远望去,又像一棵摇钱树。

杏树不只给我们捧出果实。平时,遇到开心或不开心的事,它是我们说话的地方。大人忙于生活,很难注意到我们的心情,有事就和同伴说。靠着树枝,似乎有一份依靠。有时,兄弟姐妹打架,一个在前面跑,另一个在后面追,非要把对方追到树上为止。有时追到树上还不罢休,双方还要在树枝间腾挪几番。

9、银杏的果实一串串,黄澄澄的。它们隐藏在又黄又稠密的叶子里,不易被人发现。而不像苹果、桃子那样高高地悬挂在枝头,炫耀自己。据说银杏是古老的活化石,还可以入药,为他人解除痛苦。

对我们来说,这棵树是伙伴。我们在树下奔跑,树上追逐,打打闹闹,就这样和它一起成长,度过了我们的少年时光。

10、杏树熟透了。那些挂在树上的单个杏像小灯笼,那些一簇簇一串串的像只火把。金黄的杏子、深绿的杏子、橙红的杏子,交相辉映。

中学时,一个夏天的夜晚,母亲还在忙,我在窗台边写作业。村里已一片沉寂,我抬头看向窗外,这棵杏树正对着窗子。灯光透过窗子打在树上,勾勒出它的轮廓。树枝围拢在一起,枝繁叶茂,在空中互相呼应。晚风轻送,树叶一片清响。这静夜里的清响,触动了我的心灵。那一刻,我确信,在这怡然的夜里,杏树没有睡去,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枝叶间正细诉着内心的故事。

11、夏天刚刚离去,金秋又随之而来。杏树上的小绿果已经成熟了,变成了金黄色,挂满枝头,一片金黄,仿佛是一棵摇钱树。我和小伙伴们去摘杏,我来爬树,他们在下面用桶或盆接,我爬上去摇树枝,一个个金子从树上掉了下来,小伙伴们紧忙接,忙得不可开交。

和我们相比,祖辈父辈对这棵树有着别样的感情。那时生活简单清贫,长辈没有多余的精力给孩子们欣喜,也没有多余的钱给孩子们买零食,而杏树每年挂出的一树果实,像是代长辈送给孩子们的喜悦和美味。每到杏子成熟,长辈把一捧捧甜杏放到孩子们面前时,他们看杏树的目光中,除了欣慰,还有满满的感激。这棵树就像长辈的一个助手,帮助他们表达情感,给予我们爱。

12、这棵银杏树已经长到四五层楼那么高了,她的树干笔直笔直的。假如把大地比作一张弓的话,那么这棵银杏树就是一支将要射向蓝天的长箭。她之所以能够站得这么高是因为她把根牢牢地深深地扎在泥土里,任凭多年来的风刮雷劈,她始终毫不动遥。

花落花开间,我们长大了。大伯、二伯相继搬出院子,在别处盖了新房,只有爷爷奶奶和我们家还住在这里。院子比原来小了,而我们也从这个院子走向更大的世界,读书、工作,走到天南地北,落地生根。兄弟们顶门立户,开始全新的生活;姐妹们远远近近,结婚成家。院子不像原来那么热闹了,而这棵树,一直在院子里守望着。

13、冬天刚刚离去,杏树枝上就缀满了一簇簇的杏花。粉红色的花朵有五个瓣,中间有一簇黄色的花蕊,散发出芬芳的香味,引来了无数蜜蜂在花丛中飞舞。清晨空气新鲜,当你走在杏树下面时,一阵阵清香就会扑鼻而来。

几十年,院子的面貌变了又变,房子从土坯房到砖石房到现在改造后的新房,地面从黄土地到现在的水泥地和石板路,院里从到处堆放的农家杂物到现在每到夏秋欣欣向荣的瓜果和花草。这棵树在南墙下,静静地撑出一片风景,给院子增光添彩。

14、夏天,杏树开花了,分为五个瓣,粉红色的小花密密麻麻的挂满树枝微风一吹,一阵淡淡的清香,令你陶醉;大风一吹立即下起了花瓣雨,景色迷人。到了六,七月的时候就长出了绿色小果。

上次回家,堂哥的女儿领着2岁多的孩子回娘家,我们在杏树下闲聊。我抱起小孩,他的小手正好能摸到低处的树枝,粉白的小手和粗糙的枝桠,对比多么鲜明。那时,杏刚吃过,只有高处还零星挂着几颗。我想办法摘下几个放到孩子手里,他感觉新奇有趣,一点儿也不急于放到嘴里。我想,这些甜杏在他眼中,与我们那时完全不同——在我们眼里,它是最重要的美味,而对他们来说,可能排不上号了吧。

15、杏树的树干是褐色的,一层层的树皮裹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既结实,又美观的树干。杏木质地坚硬,是做家具的好材料,杏树枝条可做燃料,杏叶可做饲料。

新一代是这棵树见过的第五代人,他们的生活与这棵树联系微弱。他们不会在树上树下嬉戏,因为他们有那么多更好玩的游戏;他们不会像我们一样盼望它结果,因为他们有更丰富的零食。

16、每到阳春三月,杏树枝头上的蓓蕾就惊醒了。那些嫣然微笑的花朵,一簇簇,一串串的,也有单个的,真是干姿百态。

当年,当堂哥在清贫中怀着热望栽下这棵杏树时,怎么能想象几十年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老杏树不是孩子们的念想了,如今,它成为装扮新生活的风景。

17、秋天,杏树结了许多果实,沉甸甸的挂在枝头。

时光雕刻着我们,雕刻着这棵树,它被雕刻得老枝交错,横斜有致。现在,它依然每年如期开花结果。老树新花无丑枝,那花那果依然是那时模样。

18、这些杏树树皮黑中带红,由于年龄不同,有高有低,有大有小。但都是到了四岁就挂花结果了。人们常说九尽杏花开。

19、夜晚,在皎洁的月光下,走进杏树林,缕缕的清香,忽明忽暗的花影,使人觉得仿佛来到了仙境。

20、春夭一到,粉红色的杏花盛开了。成群结队的蜜蜂在花丛中飞上飞下,忙碌不停。三三两两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21、望着已经高过院墙的杏树,密密麻麻的,如同一把巨大的绿伞,为我们撑托起了一片绿荫。

22、春天,万物复苏,冰雪融化,我们院的杏树上冲出了许多绿色的小嫩芽,好像一个个初来乍到的婴儿,东瞅瞅,西瞧瞧,好奇地看着这神秘莫测的世界,看着这充满欢声笑语的院子。

23、冬天,杏树的叶子落到了地上,我们把这些树叶扫到了一起,放在校园里,让它给植物当棉被,让它给植物当肥料。

24、我们这里,百十户人家,家家都有杏树,多的有几十棵,少的也有二三棵。阳春三月,下过几阵蒙蒙的细雨。微风吹拂着千万条才舒展开黄绿眉眼的柳枝。就在这美好的时节,杏树枝头上的蓓蕾惊醒了,那些微笑的花朵,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这些花朵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一簇簇、一串串的,也有单个的。真是千姿百态,无奇不有。家乡被雪白如玉的杏花罩住了,远远望去,好像是银白的世界,花的海洋。

25、夏日,灿烂的阳光照耀着大地,杏树可就起作用了!老人们,孩子们在树下乘凉,聊天,玩耍。调皮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26、阳春三月,杏树开花了,那粉红色的小花,千姿百态;淡淡的花香,引来了成千上万的蜜蜂,哩噢嗡嗡,热闹非凡,给山乡带来了蓬勃的生气。

27、到了麦收时节,树上就结满了杏,一颗一颗,橙黄橙黄的。从我家门前路过的人,总忍不住望望杏树,羡慕地说道嗬,好杏子呀:那些眼馋、嘴又馋的孩子们,等不得杏上颜色,就站在树下跃跃欲试了。几个小弟弟竟望得掉下涎水。我常站在树下,仰着头,一、二、三数呀,数呀,数得后来就糊涂了。每到这时,奶奶却爽朗地笑了。我不知道奶奶是笑我傻,还是笑杏子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402.com-402.com永利官方网站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