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spiredtechies.com

您在走太阳出来了蓝暗黄得像海空中,笔者说小编要去找一个叫颜子的人

谨以此献给我的祖国 我的母亲 文 王长安 朗读 宋力行母亲 您在走穿着打满补丁的连襟袄顶块褪色的方头巾斜挎旧藤筐在田埂上走筐里是您刚挖的野菜家人抵御饥荒的一点指望小儿还等着您哺乳可几天未见一粒米的您哪还能挤得出奶水泪 能维系他的小生命吗日子呀 怎么这么艰涩这么难熬又要下雨了天沉重的呀就像村上的磨盘母亲 您在走太阳出来了碧空蓝得像海空中 高扬着一抹红您像忽然年轻了几十岁激情燃烧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百废待兴 有多少事要做夜以继日您也要让日子鲜亮起来挺起脊梁您要重新托起东方在越来越宽的大路上您走着英姿飒爽 健步如风您在走 母亲欣喜连绵让您更加年轻打开车门走下女儿新买的小轿车您要站在立交桥上看看城市林立的高楼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搭上儿子制造的德龙重卡您实地见证他问鼎世界第一高度挑战高温与寒冷的卓越性能分享一下自己孩子制造的战车六次受阅重振国威、军威的骄傲与光荣站在神舟飞船发回的图片前您纵观环球凉热立在航空母舰的甲板上您笑迎大洋来风乘坐地铁您穿越时空隧道走进未来春色感受亲自设计、谋划的和谐与清新...... ......您在走 母亲步履坚实沉稳您要创造时代速度与世界强国比肩接踵我要跟您一同走进灿烂哟用儿女血脉中流淌的挚爱不变的忠诚

                                           文/林小语

那年的时光有点长,似乎总是看不到尽头,那年的风有点冷,总是吹得门口那面旗子猎猎作响,我抬头看着面色冷峻的母亲问:母亲,我非走不可吗?母亲没有犹豫的点点头:对,你非走不可。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拉过门口的行李,这个城市充满离别的慌张,满城的辉煌从我身后隐去。

 我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城池,没有人来送我,连我唯一的朋友也没有出现在街口,只有那面旗子依旧在风中晃荡晃荡,映着我满脸的绝望,我并不想走啊,一阵风吹来,将我那句轻轻的叹息一晃就吹得没影了。

 这是一个破败的城池,在我前半生的时光里从没有如此触目惊心的感受贫穷,低矮的屋舍在寒风中如冻僵的鸡,冻红了脸的孩子缩着手坐在门口,似乎在等待,似乎在认命,只是他和我一样,都在马不停蹄的走向死亡。

 我来这里是寻找一个叫偈的老婆婆,据说她古往今来所有的故事,是最有智慧的人,在城最里面一间爱笑的房子里我见到了偈,布满皱纹的脸缩在破旧的棉袄里,她似乎睡着了,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婆婆,除了她脖子上闪烁着古老光芒的项圈诠释着她的不普通,我喊:婆婆。她缓缓的抬起衰老的头颅,用她的眼神制止我继续说下去,她看了我良久,我就这样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平静似水的眼睛和干裂的嘴唇,心里有点难过,她说你去找一个叫颜渊的人吧,你的问题我帮不了你。我说好,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最后一支玉簪放在她手里转身离开,真正有智慧的人都应该活下去。

 这个城市的冬天很冷,地上铺满了厚厚的雪,饿死了孩子的母亲在雪地里嚎啕大哭,屋顶的茅草在寒风中扑倒爬起来再扑倒,在这里我遇见了一个年轻的剑客,他话里的服饰和冷傲的眼神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看着他的剑,他看着我的眼神,我们就这样在雪地里站了良久,我说我要去找一个叫颜渊的人,他不说话转身就走,于是我跟着他走,夜晚的风吹得有点凉,我拉了拉身上短小的貂皮小褂,他回头看了看我:回去吧,你太弱小,不足以捍卫世界的尊严。我难过的低下头,看着落满雪的短靴,然后抬头坚定的看着他,我说不。他终于叹了口气说我就是颜渊。我们还需要去找一个叫里尔的人。我说好。其实我看见他的剑的那一刻就知道了他就是那个世界第一流的剑客颜渊。

 后来的日子因为有颜渊好过了很多,我们要去找一个叫里尔的人,他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婆婆外最有智慧的人,是个真正的谋士,里尔隐居在一个大山里,没有人知道他具体的位置。烈日在头顶炸裂,汗水沿着面颊爬下来,还来不及掉落就被蒸发了,颜渊俊美的侧脸留下一道道汗水蒸发后的白色盐渍,我把短褂脱下来背在身上,颜渊帮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渍。我看着颜渊说我会给你全世界最大的权利,颜渊笑了。

  里尔的身边围绕着一大群狼,我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短剑,颜渊示意我没关系,果然里尔一挥手那些狼群便在我们之间散开了一条小路,路的尽头是儒雅的里尔。我说我需要你。里尔看看我,看看颜渊,然后转身跟他的狼群说再见。我们转身离开,狼群在身后仰天长啸,似不舍,似告别。里尔没有回头,我们也没有。

  我爬上一座很高的山峰,俯视着山下各色灰色的城池,我说:母亲,游戏开始了。每天都有各色的人死去,每天也都有各色的人获得新生,那些血流成河的日子过去后那些流淌过鲜血的土地便健忘般的开出鲜艳的花来,整个世界的色调似乎都明艳了起来。在我离我的母亲越来越近的时候,我身后已经不只是颜渊和里尔两个人了,我有千千万万个部下可以作为后盾,我站在高高的山岗上,风吹着我的风衣猎猎作响,我说我回来了,那面旗子依然在那里,如同永恒的伤。

  我的母亲拥抱了我,她说你做的很好,我难过的低下头去,不止一次我梦见那些倒在血泊中的人,他们呻吟着、挣扎着死去,还有一些人没有死去,但是他们的心里都留了一道长长的伤口,我难过的问我的母亲:母亲,我这样做真的对吗?母亲依然一脸冷酷,她说:没有对不对,只有值不值得。我的弟弟子华就在这时候走进来了,他已经长成了男子汉的样子,他走过来安静的坐在母亲身边,母亲看着他竟然笑了,而我第一次看见一个笑着的母亲。

  回来后的日子我每天都安静的睡着,所有的事情都不用我再劳心劳力,有颜渊和里尔还有子华我很放心,而我终于可以坐在阳关下看看太阳了,温暖的阳光打在身上如同母亲的爱,我想母亲的爱大抵如此吧,想着我竟然笑了。

  母亲最终还是来了,她说杀了颜渊和里尔,我诧异的看着神色坚定的母亲:为什么,他们可是为了我才来到这个地方,颜渊身上每一道伤口都是因我而起。他们的权利已经太大了,母亲冷淡的说。我终于还是放弃了挣扎,如同那些曾经死在我刀剑下的人。我去送颜渊和里尔,我说你们走吧。颜渊悲伤的看着我,似乎充满了不可信和质疑,我沉默着低下头去,里尔的目光中反而有几分坦然,他说保重,然后拉着颜渊走了,颜渊依然再回头看我,我难过的不知道说什么。突然涌出的将士将我淹没,里尔没来得及挣扎就倒在乱刀之下,颜渊挡开那些剑看着我,眼神中的悲伤如同源源不绝的倾泻的海水。住手,住手,我拼命的拉着兵士,可是每人听得见我的声音,颜渊一剑荡开了身边的兵士,然后自己的剑穿过自己的身体,他说保重。

 所有的兵士都反了,他们以为是我杀了颜渊和里尔。母亲又来找我,我看着枕头上斑斑血迹,悲伤的问:为什么不放过他们,他们本来都答应离开了。母亲依然冷酷的看着我,她说全城大乱,你知道怎么做吗。我抬头看着我的母亲,我说:母亲,你爱过我吗?母亲冷峻的脸转向窗外,我突然就笑了,眼泪汹涌而出。当我被绑在断头台上时,我看见子华穿着王袍站在城墙上,是的,他平息了混乱,他给了那些以为我杀了颜渊和里尔的兵士一个交代。我笑了,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冷傲的颜渊和儒雅的里尔在天空也笑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402.com-402.com永利官方网站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