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spiredtechies.com

在塑造杜鹃这个儿童形象时,爱是儿童成长中最重要的力量

原标题:爱是成长最重要的力量

图片 1

一部关注留守儿童的小说,为什么取了一个充满阳光的书名《幸福列车》?答案需要在读完全书时才能得出。或者说,我们在进入小说的情境后,已经登上了一列火车,伴随着一位叫做杜鹃的留守儿童在寻找幸福,感受她的幸福和不幸福,体会更多孩子的幸福和不幸福。

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中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少年儿童也处于这种变化之中,出现了“留守儿童”、“流动儿童”的特殊群体。面对时代的变化,面对时代儿童的变化,如何书写,如何叙事,就成为儿童文学作家新的写作课题和新的文学担当。作家刷刷的儿童小说《幸福列车》就给人以强烈的现场感。

据调查显示,在我国农村,父母双方都外出务工,随其他亲人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在留守儿童中超过半数,他们饱受对父母的思念之苦;另一部分留守儿童跟随务工父母来到城市生活,但城乡文化、生活方式的差异,也给他们的成长带来新的挑战。在实际生活中,这些孩子是怎样的生存状态,有着怎样的心灵感受和诉求,许多人是无从得知的。甚至,在许多远离乡村生活的人们那里,苦难想象远胜于生活的体会,而“幸福”二字几乎与此无关。

随着刷刷那充满感情的灵动笔触,我仿佛进入当下儿童的生活现场,仿佛目睹了小主人公杜鹃在半年中的人生三部曲:在乡村随祖父母当“留守儿童”;进城到父母身边成为“流动儿童”;全家团聚回归乡村。刷刷不仅写出了留守儿童杜鹃生活的艰难和精神的痛苦,更是捕捉到了只有在乡村生活中才能享受到的乐趣和学到的技艺。在小说的主体部分,杜鹃在城市白云小学读书的经历,也不仅写出了流动儿童所处的被排斥、被歧视的生存困境,更是深刻地描述了经历磨难从逆境走向顺境过程中的杜鹃的成长。难能可贵的是小说的结尾,回乡大学生在大溪村创建现代农业种植基地,地铁的大规模建设,为杜鹃全家团聚在乡村提供了有力的条件,而这也是幸福的真正暗示:只有改变农村面貌,才能改变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的命运,才能让杜鹃们回复正常儿童的身份和童年生活。

在小说《幸福列车》里,追随着乡村小姑娘杜鹃的生活历程和心路历程,让我们感触到现实生活中种种与留守儿童相关联的人和事。原本是那么清纯的小姑娘杜鹃,先是急切地盼望母亲归来,后来却又与留守乡村的奶奶难舍难分;进到城里与打工的父母团聚,却又尝到了进城务工农民家庭的艰难和孤独;进到城市的学校,本想尽快融入城市少年儿童的群体,却又遭遇阶层差别和误会造成的不平。她有忧伤有自卑,更有坚韧和善良。小说中的城市女孩方书宁,是杜鹃的同班同学,优秀中透着一点自负,倔强中有着理性与平等,她的种种表现既给杜鹃带来了巨大压力,也为故事朝着幸福的方向转折作了铺垫。尤其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班主任欧阳老师,作为原本就是从农村拼搏出来的有为青年,他青春洋溢,用心引导杜鹃她们登上成长中的幸福列车。

在刷刷的笔下,杜鹃已经迥异于以前一些同类题材作品中出现的儿童形象,她既不是苦孩子形象,也不是无望孩子形象。她热爱生活、全身心地拥抱生活,用小小的心灵去感受周围的温暖和感情,努力充实和提升自己,克服自卑维护自尊,建立自信展示自我,用自己的宽厚和善良,用自己的刻苦和坚强,用自己的才能和魅力,去抵抗不公正的待遇,去争取自己的位置,终于和幸福结缘。很显然,杜鹃是一个勇敢、自立的儿童形象,其精神光彩体现出新时代的儿童风貌,有引领儿童自我成长的作用和现实意义。

虽然留守儿童是一个引人关注的社会问题,可严格说来,《幸福列车》并不是一部社会问题小说。作家无意于用社会学思维来反映、剖析、解决这一社会问题。在一定意义上,这也不是小说家的强项。小说家的强项在于生活的体会和情感的表达。作家刷刷执着于书写少年儿童生活中的情感冲突,尤其强烈追求爱的召唤。她坚持认为,爱是儿童成长中最重要的力量。对这些童年缺少父母陪伴的孩子而言,要去感受更多的爱,感受来自身边的父母、亲人和老师、朋友的爱,乃至感受这个蓬勃时代和社会大环境中的大爱,才能成为他们成长的力量。她相信那些拥有感受爱的能力、懂得付出爱的孩子们,能获得心灵健康成长。

在塑造杜鹃这个儿童形象时,刷刷擅长心理描写的艺术手法,成功地表现了杜鹃的内心活动,开掘了她的精神世界,从而使得这个人物形神兼备,骨肉饱满。小说中有人物内心语言、内心独白,也有作者旁白式解读剖析人物内心。

让我们感到讶异的是,《幸福列车》并没有在杜鹃从城市里收获友情与成长而终了。随着新农村建设的开展,村里的大学毕业生回归创业,大力开发油菜花籽,给家乡带来新的气象。杜鹃与父母也一起回到乡村,开始他们充满希望的新生活。而城市和乡村被一条新建的铁路连接起来,孩子们心目中的“幸福列车”承载着祝福和希望从油菜花的金色花海中缓缓驶来,杜鹃在瞬间领悟到:她期盼的幸福,就在散发泥土芬芳、生养自己的故土之中。

欧阳老师也有和自己一样的体会吧,否则他怎么能说出这些话呢?这都是自己想说而不敢说的呀!自从大家知道自己是个乡下女孩后,仿佛抓到了把柄,动不动就笑话自己,捉弄自己,在这个班级里,自己是孤立无援的。很多次,她觉得自己像汪洋大海里的一叶孤舟,只能任凭狂风捉弄、波涛折磨。她看不到海岸线,也看不到登上陆地的希望,只是心怀苦涩,一日日地苦苦撑着。

这似乎是作家试图为留守儿童这一社会问题给出的一个建设性方案,虽有些理想化,但这让一部儿童小说向社会奉献出一种无形的正能量。作品中,对于油菜花的深情描写,赋予它们生命繁荣的意义,正是作家在努力激发出读者对大自然的热爱、对乡土的深情。这种对爱和对大自然的拥抱,正好呼应儿童文学爱的母题和自然的母题,使得这部作品没有局限在留守儿童这一概念,而是拥有更宽阔的人文视野,从而获得跨越时间、地域与文化的可能性,这正是一部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应当具有的气质与胸襟。

这一段描述中,前半段是杜鹃心中所思,后半段是直接出面剖白,用复调式的手法写活了杜鹃精神上的痛苦。作品中这一类精彩的心理描写比比皆是,很有感染力,令人身临其境,更深切地进入儿童敏感、脆弱的内心世界。

如果说开往幸福列车的原动力是小主人公杜鹃的话,那么启动幸福列车的司机则是作品中另一个成功的人物形象——欧阳老师。他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也不是历来被称颂的母爱教育传人,而是能够赋予教师以新的人文内涵的崭新形象。可以说,当今的学生、学校、教育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复杂得多,很多新的矛盾冲突纠结在一起,而欧阳老师身上所表现出来的睿智、公平、正义的品质,恰恰顺应新时代中的变化和发展。他总是和学生们打成一片,融进他们的班级生活中,默默地、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思索着孩子们的日常表现。他不能容忍以强欺弱、排挤刁难,特别是杜鹃被欺凌时,他拍案而起,仗义执言,却又不忘以师者的身份引领儿童。他说:“最能施惠于朋友的,往往不是金钱或一切物质上的接济,而是那些亲切的态度、欢悦的谈话、善意的同情和纯真的赞美。”他以正义、平等、和谐的教育理想为儿童创建阳光、自信、豁达的成长环境;他以黑气球的生动事例,证明“气球能不能飞上天,关键在于里面有没有那股气,和外在的颜色没有关系”,他以自己的切身经历,帮助杜鹃建立自信认同自我,点燃她内心的希望和光亮。“在寒冷的冬天,与其寻找温暖,不如让自己成为火焰。”这是激励每个孩子的自我成长的名言金句,欧阳老师是杜鹃们,也是所有孩子的精神支撑。

儿童文学总是与儿童的精神成长联系在一起,是孩子们的精神家园,他们在儿童文学阅读中获得愉悦,同时也寻找精神的力量。刷刷的《幸福列车》以在场的态度,为时代的儿童及其老师留下面影,从而成为安放孩子心灵、给他们温暖和情感的精神家园,在儿童文学中书写出全新的儿童风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402.com-402.com永利官方网站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